由上海润金等出品,正在浙江卫视热播,由杨亚洲、杨博导演的电视剧《嘿,孩子》,开篇便给出了极其具有张力的社会性话题,那就是“要不要生孩子”。“生孩子”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至少需要两个人深度参与,更可能影响到两代人、多个家庭的生活及感情走向。作为都市情感剧天王的杨亚洲,向来热切关注普通人的精神世界,自然对于“孕育下一代”的故事有着独到的观察和表达。





杨亚洲过去的电视剧,也是通过一个家庭作为社会、时代、民族的标本来剖析。无论是多兄弟、多姐妹家庭、外省进城务工人口的酸辛悲欢、还是胡同里的姊妹淘,杨亚洲都可以拍摄的多姿多彩,呈现出丰富的社会性,角色又具有鲜明的性格。《嘿,老头》拷问的是如何迎接老龄化社会,《嘿,孩子》则是怎样改变少子化时代。这两大社会难题,是中国(也是整个东亚地区,日本、韩国、港台地区)共同的困局,相对来说,相当比例的中国人并没有太在乎这个问题,还以为生孩子只是一个家庭的自由选择,我们不能不说,这确实关系到这个国家的未来。

与《嘿,老头》的背景大致相同,《嘿,孩子》依旧发生在老北京的胡同里。白志迪饰演的老爷子方大同有三个儿女,目前都没有小孩子,他的苦恼当然与《八兄弟》、《家有九凤》、《浪漫的事》的老人完全不同,也与李雪健饰演的刘二铁的心境毫无相似之处,毕竟黄磊饰演的刘海皮与他的老爹都是洒脱之人,而蒋雯丽饰演的方韵(郭晓东饰演其丈夫秦拴柱)、刘天佐饰演方乐(李小冉饰演其妻子贾元元)、齐溪饰演方向(韩青饰演其丈夫尚北京)则各有其执念,看起来都不是圆融通达之人。




简单地说,即使方韵夫妇都是著名的妇产专家,但是能医不自医,失独之后彼此都处于一种危险的情感角力之中,孩子显然是难堪的未知数。方乐结婚数年,却无法得到老丈人家的认可,我们也难以猜度其中的奥妙。而方向这是坚定走丁克的路子,老夫少妻的组合自然是她说了算。这真是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对于老爷子来说,没有第三代就是最惨痛的事儿,他必须打破当前的、无聊的、寂静的平衡,以其故宫背后的大宅子为赏格。


房子固然值钱,但是孩子更加金贵。《嘿,孩子》是对当下都市家庭观念的一次全面透视,通过生孩子这一中心性话题展现出复杂的思想交锋。生育不仅意味着生命的延续,也是不同思想的战场,围绕是否生孩子、如何生孩子的问题,几代人在精疲力竭地斗争。老大失独后双方意见不统一、老二与丈人不和、老三选择丁克,各有难念的经。高龄产妇、失独、丁克、婚姻冷暴力种种社会现象给年轻人的世界涂上了一层层厚重的雾霾,一如窗外的天气,或许正如片中蒋雯丽饰演的方家老大所说“生活就是一道道的槛,我们只能一步步向前迈”。


写实的现实主义剧集《嘿,老头》的转机,是老子病了且儿子倦了,老子成了老小孩,儿子成为顶梁柱。老头的世界逐步塌陷,原来五彩缤纷众声喧哗的世界迅速的、不可逆的、无法温故而知新,永远的告别了宽阔的外界,心灵的舞台越发局促,一遍又一遍的看《西游记》就是充分而满足的娱乐生活,过去的往事成为不知所谓的云烟,甚至情感都在弱化,越痴呆眼神越纯净,到最后完全没有开始时的杂味。摆脱了文艺男形象的黄磊,如今在暖男、居家男、好爸爸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,他来演这个儿子,妥当又稳重,父子成兄弟的戏份可信,由此引发了观众讨论的热潮,究竟如何做中老年版父子。




生老病死都是人间永恒的主题,我们每个人都处于不同的阶段。显然,回到人之初的《嘿,孩子》将会引领观众进行大讨论,无论你挺谁、都有话说。《嘿,孩子》依然是写实的现实主义剧集,老人对于孩子的孩子的关心,既可以说是传统社会的父子观念在现代社会的眼神,也可以说是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干扰——即使是父子,彼此都是成年人,但是我们绝对不能生搬硬套的将某些海外国家的家庭观念来比较——方韵和秦拴柱显然是校园恋情的延伸,他们的相爱和结婚在一起的年龄应该有二十多年,但是凤凰男和北京土著的三观还是有重大差异,秦拴柱无法接受借卵生子,即便他是妇产专家。老二方乐和老三方向倒是观众能够更为容易理解的课题,但是没有第三代这个老爷子现实中最大失落来说,并非是故事中的难题,而是整个社会都必须要正面的人口结构,杨亚洲通过方家人的曲折故事做出了艺术性预告。

计划生育政策实行三十来年,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到尘埃里,北京上海东北这些发达城市和城镇化现行地区,目前都不到1.1,距离正常的代际传承需要的2.2还有无限遥远的路,当前的开放二胎事实上远远不够。按照正常的传承需要,方家第三代大约需要六七个孩子,严苛的现实是他们还没实现从零到一的突破。许多人盲目的认为,到自己老了可以选择社会化养老,这是一种极其愚蠢的、自以为理性的短视行为。作为一个整体的“下一代”皮之不存,“老一代”毛将焉附?!